在湖南省安化县马路镇吊藤岩村,说起仇满良这个朴实而又憨厚的农家汉子,熟悉他的村民无不感慨地说,是他凭借灵活的头脑、超人的胆识、乐于助人的风格以及炉火纯青的天麻种植技术,为吊藤岩村村民开辟出了一条致富大道。

吊藤岩村坐落在海拔900多米高的云台山东侧,村里地势陡峭,土地贫瘠,物产匮乏,是一个典型的“壁上挂鸡窝,行路带绳索”的不毛之地。面对贫穷恶劣的生存环境,仇满良这个上世纪80年代末的高中毕业生苦苦地探求脱贫途径,寻找致富门路。他造过林,种过药材,建过茶园,也曾养过猪、牛、羊,但终因环境不适或条件不具备而失败,多年花费的心血不仅一无所获,而且还背上了2万多元的债务。面对妻子的责怪、父母的训斥、儿女的寒酸样,仇满良感到十分困惑。

就在仇满良多次遭受挫折而心灰意冷,准备在2003年底举家外迁的时候,《致富快报》刊登的《高寒山区种植天麻可致富》的文章吸引了他。经过比较、论证,他认为吊藤岩的气候、地理条件与文章上介绍的十分相似。仇满良兴奋了,与其全家外迁过流浪生活,不如以地生财种植天麻,再拼一把。于是在秋收后,他带着瞒着妻子借来的3000多元钱,到怀化、桃源、沅陵等地拜师学艺3个多月,学习天麻种植技术,并倾其所有在外地购买了1.8公斤菌种,开始了天麻种植的尝试。

2004年,仇满良将购回的1.8公斤天麻试种后,一举获得成功,当年产鲜天麻5公斤,菌种10公斤,获纯收入400多元。他计算一下,前后花工不过4~5天,劳动强度不大,而效益却十分可观。成功的喜悦,坚定了他规模经营的决心。第二年他扩大投入,扩大种植面积,收入首次突破1000元。

正当他雄心勃勃、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番时,天麻市场却由热变冷,产品滞销,这对生产热情高涨的仇满良无疑是浇了一大瓢冷水。面临新的难题,他没有失去理智,他深深知道任何产业都有发展机遇,也都有市场风险,机遇和风险是市场经济的一对双生子,关键是自己有没有驾驭市场的能力。对此,他毫不气馁,积极采取措施应变市场形势。一方面继续扩大面积提高单产,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刻苦钻研加工炮制技术,提高天麻成品质量,赢得销售市场。经过他的努力,天麻产量、产值年年翻番,2009年成品天麻产量达850多公斤,销售收入达7.5万多元,产菌种300多公斤,价值1.8万多元。由于他对制作技术精益求精,以质取胜,加工的天麻成品色泽光亮,质地清纯,质量在同类产品中属上乘,目前产品供不应求。

仇满良家庭小富后,没有忘记还处在贫困中的父老乡亲,没有忘记那些为生计四处奔波的农友们。为了尽快传授技术,他抽出自己的宝贵时间,拿出自己用汗水和心血换来的菌种菌材,帮助乡邻们种植天麻,走共同致富之路。

几年来,仇满良为村民无偿供应菌种150多公斤,义务辅导技术50多场次,特别是对那些文化程度不高、思想保守而经济又十分困难的农户,采取“两送三包”的办法,即送菌种、送技术、包产量、包销售、包收入,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经营中的实际困难,消除他们的思想顾虑。二组村民仇志运一家五口,未种天麻时吃了上餐无下餐,衣无领、鞋无帮,通过仇满良的传、帮、带,2007年他栽种天麻30窖,产天麻180多公斤,收入近万元。初尝致富甜头之后,仇志运种植的天麻年年增加,收入成倍增长,2009年共种植天麻100多窖,产天麻600多公斤,收入达5.5万元。如今,仇志运一家不仅丰衣足食,还盖起了一座两层三间的漂亮小楼房。天麻产业的发展,使穷怕了的吊藤岩人看到了希望,同时他们更不会忘记带领他们致富的“龙头大哥”——仇满良。

注:天麻是一味常用而较名贵的中药,在我国普遍栽培,分布较广。天麻过去一直依赖野生资源,20世纪70年代野生变家种成功后,家种天麻成为主要商品来源。

天麻临床多用于头痛眩晕、肢体麻木、小儿惊风、癫痫、抽搐、破伤风等症。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