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世贵出生在湖北随州,28岁就被提拔为随州市国营房地产公司总经理。2000年辞职到深圳“冲浪”。程世贵在生意场上得心应手,开了一家木炭机械厂,6年狂赚500多万元。

2007年春节回乡探亲,得知表弟种木耳亏了。前几个月有个韩国老板在指导种灵芝,表弟给人家帮忙时,发现种灵芝虽然投资很高,一亩地本钱要三四万元,但每年能赚四五万元。近些年由于需求的增加,价格从30多元一斤迅速涨到七八十元。灵芝具有抗癌、美容、解毒等功效。同时能抗神经衰弱,治疗糖尿病、急性病毒性肝炎、心脑血管病、内分泌失调等多种疾病。而且这种绿色中草药,没有任何副作用。还能制成盆景,象征吉祥、富贵。可自己手里却没钱,正发愁去哪。程世贵答应借他10万元,并到韩国公司设在浙江的总部考察。其实他并不是怕表弟投资失败,而是另有隐情。当时他的木炭机械厂已经由于原材料紧张,销售额直线下滑。因为国家加强了对森林资源的保护,控制木炭生产,机器卖不出去。所以,当他听说种灵芝前景不错,心里就想,如果回老家种灵芝,一亩地赚四五万,种二十亩一年就能盈利上百万元,比开工厂效益还要好。

见到那位韩国老板后,程世贵看到对方收了很多货。近年来灵芝在韩国很受欢迎,而在浙江一带这种药材的价格较便宜,所以他们每年都从中国大量进口,数量可以达到几千亩,但缺口还不小。

一把火烧掉100万

种灵芝是个技术活,一不小心就会颗粒无收。很多人都是第一年学习,第二年实验性地搞一点,第三年才敢扩大规模。程世贵却不甘心苦等三年,他觉得老家随州气候温暖盛产香菇,同样适合种灵芝,只不过大家都不懂技术。

2007年,程世贵投资百万的20多亩大棚全都在清明节种上了灵芝。三个月后,绝大部分椴木都发出了灵芝,可直径到了三四厘米就再也长不大。他百思不得其解,在浙江看过农户如何种植管理,灵芝到了这个时候,直径都有一二十厘米。打电话请教浙江的行家,人家告诉他,从灵芝发芽到上面的菌盖长出来,这个阶段对湿度要求很高,相对湿度必须百分之八十五到九十,否则就停止生长。程世贵明白了,可为时已晚,灵芝的生长期已经结束。不过让他庆幸的是,在湖北种灵芝成本比浙江低,勉强还能保本。因为椴木在浙江是四毛钱一斤,这里才两毛。土地一年一亩只给300元就行,人工更便宜。然而,就在程世贵庆幸自己至少还能收回100万元本钱时,一把大火彻底击碎了他的梦想。

灵芝出售之前,需要以60摄氏度左右的温度烘干24小时,以便于运输和保存。哪知炉子出了问题,上万斤灵芝一夜烧成灰烬。面对如此结果,表弟打算退出,妻子劝他改行。但程世贵却忽然消失了。

两个多月后程世贵回来了,带回一位名叫李传云的专家,是他从浙江龙泉搬回来的“救兵”。龙泉当时是国内灵芝种植面积最大的地区。在李传云的指导下,程世贵这次成功了,通过韩国公司的收购,每亩赚了5万多元,总盈利100多万元。

靠有质量的规模赚千万

尝到甜头的表弟建议程世贵扩大规模,但程世贵没同意,而且很少再去田里看灵芝。谁也不知道他又在琢磨什么。后来表弟发现,本来他们2009年从韩国公司买的菌种比过去多好几倍,但清点账目时却发现少了很多。这些菌种哪去了?

原来,那时程世贵正在谋划一个更大的计划。从原种到栽培技术,到销路,他要打造一个完整的产业链。采用公司和种植户联合经营的模式,打造一只“灵芝航母”,跳过韩国公司,直接销往海外。

程世贵从国外引进的试管叫母种,母种做成原种,种植户拿着这个原种再复制出生产种,才可以种植。他计划发展成合作社后,让大批农户种灵芝,由自己提供菌种。仓库里消失的菌种是被程世贵拿去做实验了。他了解到,菌种培育的成本,比韩国人的供应价要低得多,如果自己能培育成功,就能打破对方的价格垄断。他和李传云一起投资40多万购买了制作灵芝菌种的设备,这钱花得比扩大规模要划算多了。因为从韩国人手里买菌种,一亩地要6500元,自己培育,仅需千余元。仅自己种的20多亩地就能节省十几万元。菌种成功制出后,大批农户请求合作。时间不长,山间田野上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很多袖珍灵芝种植园。

为树立产品形象,程世贵专门申请了自己的商标,他出口的灵芝把关相当严格:直径20厘米,肉厚个头大,外形非常美观。一次,韩国首尔的一位大经销商到他的种植基地考察,看到程世贵正在把一些品质差的畸形灵芝烧掉,对方大为震惊,赶忙取出摄像机拍下。本来这也可以卖不少钱的,看似很傻,他的灵芝从此却在韩国声名远扬。虽然近年来从国内和越南等地出口到韩国的灵芝数量不断增加,但他的货价格不仅不跌反而涨了。短短3年,程世贵就收获了千万财富。现在,他又有了新的想法,走深加工精品路线。比如将灵芝做成孢子粉和的破壁孢子粉胶囊,利润能提高20多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