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结束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要大力扩大大豆、油籽生产。 农业农村部要求,扩大豆油生产作为今年必须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务。

为什么要扩大豆子? 无论国际形势如何,粮食及农产品市场紧张,大豆作为重要粮食作物,对外依存度较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大豆播种面积1.26亿亩,比2020年减少2200万亩。

与播种面积缩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豆需求却大幅增加。 2020年,我国大豆进口总量10033万吨,首次突破亿吨。 2021年前11个月,进口大豆达到8765万吨。 大豆进口依存度达83.7%,是对外依存度最高的粮食作物。

一旦大豆进口陷入困境,我国食用油供应和养殖业饲料供应将受到严重影响。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大豆供需这么紧张,那不是可以大规模扩大大豆种植面积吗?

不现实。

由于粮食作物的生长模式,大豆和玉米自然会争夺土地。 据有关部门测算,如果进口1亿吨大豆,至少需要7.5亿亩耕地。 在全国耕地资源紧缺的情况下,要稳定口粮,确保主粮自给。 这么多土地可以分配到哪里呢?

“小麦、玉米是公认的高产稳产作物,我省要保证1300亿公斤的粮食生产能力,这两种作物的种植面积不能减少。” 1月12日,省农业农村厅粮食处处长魏国强告诉记者。

除了土地矛盾外,农民不愿意种植也是不争的事实。 省现代农业产业技术经济评价体系首席专家张道明表示,玉米平均亩产在1000公斤以上,大豆亩产不足300公斤。 即使不计入劳动力成本,按目前价格计算,种植大豆平均每亩收入650公斤。 350元左右,比同季玉米、花生收入分别低300元、350元左右。

玉米不能减,豆类一定要扩。 唯一的答案就是从技术创新中寻求答案。

多样性是关键。 常规大豆育种产量低、抗病性差。 必须及时采用生物育种技术,选育一批高产、稳产、优质、多抗、专用的大豆新品种,实现大豆高产、优质。

在耕地资源紧缺的情况下,推广大豆与玉米复种,即采用玉米-大豆间作方式,实现“玉米不减产,豆类再丰收”。

农民是农业生产的主体。 带状复合种植技术能否广泛推广,最终取决于农民能否受益。

如今,大田作物机械化、省力化种植已是大势所趋。 农民可以算账,计算这种种植模式的经济效益。 这不仅涉及到大豆、玉米的产量,还涉及到劳动力、时间的投入,以及粮食的额外收获能否弥补投入。

长期研究大豆育种的河南农业大学教授焦永清表示,条带复合种植模式的推广需要对新经营主体在配套机械的改进和推广、除草剂和化肥的使用等方面进行全面培训。 ,以及后来的管理技术。 只有经过全面的培训,农民才能轻松接受和掌握。

“河南是黄淮海地区大豆和玉米条带复合种植示范推广的重点地区,此前我们已在永城、临颍、获嘉等地进行了小规模试点。” 魏国强表示,今年将在全省范围内选择一批示范县,开展大豆与玉米一体化条带复合种植技术模式试验示范,筛选试验适合我省的品种、机械、化学品等,为今后的推广提供可靠的技术参考和支持。

扩大大豆生产除了技术创新外,还需要在政策激励和完善利益联动机制上下功夫。

张道明建议,继续提高大豆种植补贴标准,加大大豆农业保险补贴力度,落实国家补贴弥补国产与进口大豆价差,提高加工企业采购国产大豆的积极性。

要完成小农户与大市场的对接,建立利益联动机制至关重要。 正阳花生之所以出名,除了注重生产工艺之外,更重要的是当地人引进了鲁花、君乐宝等龙头企业。 农民种植的花生可以及时出售,而且价格很高。

大豆也是如此。 种植者和加工公司需要建立产业联盟。 加工企业需要什么品质的大豆,农民就种植什么,通过订单种植模式引导加工企业更多地采购国产大豆。

说完大豆,我们再来说说油脂。

我省是全国石油生产大省。 花生是我省第一大油料作物。 年种植面积稳定在1900万亩左右。 种植面积占全国四分之一,产量占全国三分之一。

“河南的油料生产量已初具规模,国家要扩大油料生产,主要是利用冬季稻田休耕地扩大长江中下游油菜籽,扩大西北地区花生种植。我省的主要目标是稳步提高石油产能。” 农业农村部经济作物司司长黄伟表示,稳定产能主要是通过提高单产、调整结构来实现。

结构如何调整? 发展优质花生是首选。 要大力推广高油、高油酸花生。 今年,高油酸花生面积将发展到300万亩。 建设优质花生示范基地,提高产量水平和全程机械化水平,巩固花生生产优势。

花生稳定了,我省大部分油料作物也就稳定了。

油菜种植也可以利用一切机会。 在信阳、南阳、驻马店等重要油菜籽农产品生产储备,支持扩大冬油菜休耕,提升油菜籽生产能力。

释放政策信号,向科技创新求效益,以农民增收为硬道理,河南扩豆稳油“路线图”。 (记者刘晓波)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