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大家好,我是砂仁。在我们国家的四大南药中,我是非常有名的一种。我曾经在广东的市场上占有很高的声誉,但随着生产和产地的变迁,广东的砂仁早些年的产量一直跟不上,而云南、广西的逐渐引种并且规模在近年逐渐壮大,市场占有份额不断增加,成为我们砂仁的主要产区之一。我们药用的砂仁的基源主要有三种:一种是春砂,产于广东、广西、云南等,另一种是海南的壳砂,但产量很小,还有一种产于东南亚国家的缩砂,每年的货量比较大。
进入八月,我们全国各地的砂仁又开始陆续产新啦。最近因为一些原因,我们的行情一直大幅回落,因为产新临近,新货上市在即。其实,2019年和2020年在产新前,我们的行情也有大幅回落,这一年也再一次重演了我们的历史。在这个七月流火的季节里,我的行情却有些许的不太正常呢。大家好,我是砂仁。不知不觉中,我们今年的价格已经从前期最高价的260元下滑到目前的200元,已经跌落到了“冰冷”的谷底啊,还没有产新就已经下滑了30%。

每年的产新都是我们的一场“期末大考”,这是关于我们行情的最大考验。不管是几年前价格一直处于上涨趋势的情况,还是最近几年震荡反复,2015年触底反弹(价格从最低330元上涨到460元),2019年触底反弹(价格从最低220元上涨到320元),2020年触底反弹(价格从最低150元上涨到260元),砂仁的行情一直是由多空力量的激烈交锋所决定的。

从我们一次次的反弹行情,可以看出我们的价格不仅与产新期有关,还与市场的需求有关。现在我们来到了2021年产新之时,我们又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纷争、呈现怎样的价格走势呢?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