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陈忠佳,1月20日上午我来到了内江市东兴区白合镇龙井村。此时太阳刚刚露出头,把红顶白墙的小楼映得十分美丽动人。晨雾未能散尽,笼罩在村庄之上,这里显得非常宁静和谐。听到机器的轰鸣声,我看见三台推土机穿梭在荒野里,翻起了褐色的泥土。一旁,密密麻麻的天冬苗被移栽并藏在薄膜下,一眼望不到头。我穿梭在土埂间,满心期待。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曾经有一个让人羡慕的事业。在上世纪90年代,我和同乡一起背井离乡,来到特区珠海,后来又到了佛山顺德等地。我从一个普通的打工者发展成为承揽工程的工头,有时候我带着三四百个工人,每年承建的工程产值达到了七八千万元。20……我在15年的时候,承建了中国中药总部的办公大楼及生产厂房,从而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中药。随着对中药的深入了解,我敏锐地意识到中药材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有一次和广东朋友聊天时,听到他说过这么一句话:“房地产发展30年,之后农业会迅猛发展。”这句话启发了我,让我做出了一个令家人和朋友都大跌眼镜的决定——放弃顺风顺水的建筑业务,回四川老家农村转战农业。朋友们似乎都认为我吃错了药。他们上门劝阻我,认为农业风险大,回报也很慢。但是,我还是毅然决定,于2017年6月,吃了秤砣般的苦头回到了白合镇,带着近百位村民一起从零开始种植中药材,同时创办了内江蕊尚中药材种植有限公司。

在种植了一段时间的白芨和黄精之后,听从专家的指点,我开始重视内江天冬这种名贵道地药材。目前,它是内江市唯一上了《中国药典》的品种,并且品质极佳,但非常珍稀。于是,在2018年初,我到附近乡镇高价收购天冬种苗。经过多方努力,我终于种植下了3亩天冬,并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实现了数百万的利润。

这3亩天冬种苗对我来说非常珍贵。我和妻子在种植基地搭建了板房,一直悉心照料。可在一个端午节夜晚,风雨交加,板房屋顶被大风掀开,夫妻二人浑身湿透,妻子刘显淑还差点被砖头砸伤,躲在车里避雨时,妻子委屈得大哭,埋怨我,认为人已到中年,事业有成,不应该回来受这些罪。当时,周围的乡邻们也调侃我:“你到底怎么想的?好好的老板不干,回来当农民,把你那么漂亮的老婆整成个黄脸婆。”我心里很不忍,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这一切的苦都是值得的。

所幸的是,我们夫妻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回报。2020年3月,东兴区召开了一次中医药产业研讨会,多地的专家专程到我的种植基地现场考察后,认定我种植的天冬品种是真正的道地药材天冬,并对其品质给予了高度评价。

西南医科大学的庄诚教授也到我的基地调研,表示研究天冬数十年,终于见到了规模化的道地天冬种植。得到了业内专家的高度评价后,我更加坚定了发展天冬种植的决心。

目前,我的天冬种植已经发展到了500余亩,随着种植土地的不断开垦,我预计明年将扩大到1300余亩种植规模。我估算,现在的500余亩天冬,两年后市值可达到两三千万元,其中利润有数百万元。如果将1300亩的土地全部种成天冬,每年可以分批采挖400亩,年产值可达到2000万元左右,利润有望达到800万元至1300万元。原来的荒山现在变成了“绿色银行”。

现在,东兴区作为全国中医药先进县(区)和全国基层中医药工作先进单位,正在抓住国家复兴中医药的机遇,致力于打造天冬之乡。我非常有信心,也在积极地为企业、合作社、农户提供种苗和技术指导,鼓励大家一起发展天冬种植,将传统产业发扬光大。

作者 admin